多乐:宁夏5死1伤案遇害者前夫

文章来源:中税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3日 07:36  阅读:2946  【字号:  】

四一班 盛敬涵

多乐

记得在我上一年级时,一个的星期天,我正在房间里自由自地玩耍着忽然,从卫生间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响声,我闻声赶过来,只见爸爸站着,手里拿着一件奇形怪状的东西在剃胡子,我睁大眼睛,迷惑不解地问爸爸:爸爸,这是啥东西?噢,你问这个吧!这是专门剃胡子的!话音刚落,爸爸又地剃着胡子,那样子真让人羡慕。我呆呆地站在那儿,若有所思。

星期五放学后,我背起书包飞快地跑出教室。回家的路上,我一边走一边玩,不知何时天空下起了雨,我加紧脚步往前走,可雨越下越大,我的衣服很快就被淋湿了,我又迷了路,急得我哭了起来。

有一次,上美术课我翻美术书时,突然,我的右手中指被纸划了一个大口子。非常疼,伤口火辣辣的。如果班里只有我一人的话,我肯定会哇哇大哭的!可是毕竟在上课呀!如果我哭了,同学们肯定会笑话我的。我忍住疼痛继续画了起来。在旁边画画的王玉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,充满关心地说:王佳欣,要不要我带你去医务室抹点药?听了她的话,我激动地说:好吧。她拉着我的手,走到美术老师面前说:毛老师,王佳欣的右手中指被划了一个大口子,我带她去医务室吧。毛老师毫不犹豫,说:赶紧去吧,到时侯别再感染了。

众所周知,网络是把双面剑,它使我们方便,但也使我们坠入无底深渊,就让我来谈谈它的利处和弊处吧!

我渐渐的明白了,母亲对我的关心无微不至,用出了她毕生的精力与美丽无华的青春。妈妈为了我哪怕是摘星星,月亮她都愿意。

在月色惨白的短松冈,一壶清酒,热泪千行,我风尘仆仆地回到这里,还来不及洗去脸上的浮沉,来不及梳理泛白的鬓角,我只想赶快回到这里来,好好看一眼让我牵魂梦绕的女子,我仿佛看到了她倾泻而下的长发,可如今,只有那树掩映下的坟冢,默默地,回应着我的呼应。我的手轻轻拂过坟头,将清酒滴滴洒在坟前。这样的悲痛,是何等伤痛与思念啊,是怎样的人才能独自忍受的呢?




(责任编辑:连元志)